2018年10月18日 星期四     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  
情感 婚姻 家庭 心理 培训 专家在线 EAP
   关于本站
  ·  关于我们
  ·  服务条款
  ·  免责声明
  ·  广告服务
  ·  联系我们
   最新新闻
 
打工妹比娇妻更能打动我的心
信息来源:中国情感婚姻家庭网  2009/8/25 7:48:55
     时间:8月6日 地点:钱塘茶人 倾诉人:裕君(化名)

  年龄:32岁 性别:男 职业:自由职业 记录整理:灯火阑珊

  透过落地玻璃窗,我看到裕君的车疾驶而来。今年夏末的最后一抹骄阳披在裕君的身上,他快步向茶楼走来,那步伐迈得有点像军人。墙上的挂钟告诉我,他比约定的时间提前了10分钟。白净的面容,中等身材,裕君生着一对女孩般漂亮的眼睛,走到面前我才看清他的眼睛略略有些红肿。没有寒暄,没有过渡,他情绪有些抑制不住地向我谈起了他的苦痛。

  冬儿是我同学

  我很小的时候患了一种病,落下了后遗症。我高中毕业后,爸妈给我选择了一所中专学校,又通过熟人安排我进了一个大多数为女生的班级。虽然我那个时候只有18岁,他们却希望我在班里能寻找一位终生的伴侣,因为爸妈觉得我情况特别,唯恐我成年后找不到称心的媳妇。

  冬儿是我们班上挺出众的一个女生,她虽然生长在贫困的农村,她的身上却看不出生长环境的痕迹。冬儿在我们班级里算是活跃分子,而且人也非常的聪慧。我忘记了自己是什么时候和她谈起的恋爱,大约交往了有一年的时光。我把她带到了爸爸妈妈的面前,两位老人十分喜欢,望着这眼前未来的儿媳妇,如花似玉的模样,高兴的合不拢嘴。

  既然爸妈高兴,我就经常带冬儿回家。懂事的冬儿深得老人的喜爱。那个时候我们毕业,城市的学生还能包分配,而冬儿就必须回到家乡工作。我爸妈托人找关系,把我分配的名额给了她,而且在我们家给她收拾了一间房子,她住进了我们的家。她的弟弟妹妹到徐州来读书、打工也都住在我们家。

  我和冬儿虽然没有举行婚礼,过节的时候,我们家都是当儿媳妇一样去她家送礼,而且礼也是厚礼。但是冬儿的爸妈对我的态度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不温不火的。 弄得我心里不愉快,但又说不出口。

  我毕业后没有去做我那让人羡慕的专业,而是白手起家做起生意。经过多年的奋斗,有了一些积蓄,我买了一套房子。精心装修过后,我去了冬儿家,向冬儿的父母提出了结婚要求。因为我不懂地方的老规矩,所以就没有带去他们期望的礼物。再说我们相识几年来,每次过节,我都是载着厚礼去探望。可是冬儿的家人为此很不高兴,向我提出了种种不满。我愤怒之下,掀翻了桌子,扬长而去。

  隔了一天我爸妈带了重礼,去了冬儿的家,才算把事情平息了。他们家还是答应把女儿嫁给我。我本想这样总可以把冬儿顺顺当当娶回家了吧,谁料又在婚期上有分歧。冬儿的父母不同意我们定的结婚日子,除此之外,总会有一些矛盾不断出现。而每一次遇到问题,我爸妈总是大度的一再相让。

  在处理我与冬儿家人的矛盾时,他们是这样;在对待我和冬儿的冲突时,他们更是不容我说理。2003年,我和冬儿又因为一点小事吵架,我们当时闹得很厉害。我爸知道后,把我狠狠地打了一顿,痛斥是我的过错。面对老人的压力,我不得不妥协,还是没和冬儿分手。

  在父母看来,我能找到冬儿这样的女孩就很好了,好似我不娶到她,就得打光棍似的。爸妈虽然没有明白的对我说,但是灌输给我的,就是这样一种观点:我不好找对象。正是这种错误的观点,让我觉得能找到冬儿就已经很好了,让我忽略了自己情感的需要。我和冬儿终于在2004年结婚了。

  去年我们有了儿子,儿子漂亮可爱。我们的日子本应该幸福快乐了,可是冬儿对我的不依不饶的审问,常常令我受不了。我每天去公司上班后,生意上的事就源源不断,经常很晚才回家。工作一天后浑身疲惫,不愿多说话,而冬儿却总是三番五次,对我问来问去。我对此十分生气,说不好又要大吵一架,她还常常蛮不讲理。

  阿甜让我的“爱”觉醒

  因为公司拓展业务的需要,招了几个业务员。去年,一个在公司做了5年的女孩子阿甜引起了我的注意。她个头不太高,身材却十分匀称,娇媚的面容、俏丽的模样,年龄虽然比我大一些,但是看上去一点儿都不显大。阿甜是外省的打工妹,虽然阿甜没结过婚,但是她有个叫阿成的男朋友。阿成也是打工一族。

  阿甜讲一口标准的普通话,这更加有利于我们公司业务的开展。阿甜成熟稳重,人也漂亮,是我们公司不可多得的骨干力量。有时候我在公司一忙起来,就顾不上自己的生活。阿甜细致又体贴,默默周到地为我处理一些工作上我顾及不到的事情,有的事我想到的她已经帮我做到位了。我们一起工作五年多,平日里工作配合得也十分默契。我越来越觉得工作是快乐的,因为有阿甜的原因吧。

  后来我感觉一天见不着阿甜,就会没着没落的,只要一看到她,我就会立刻开心。爱,这难道就是爱?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感觉。当我真正意识到这一点时,这爱犹如突然爆发的洪水,在我猝不及防的时候,向我袭来,将我淹没。因为有爱不能对人说,我心里常常隐隐的作痛。但我不能对她表白,我是一个有妻室的人。于是,我努力隐忍着。人的情感有时会像杯中的酒,到了一定的程度,就会满溢而出。

  那天公司里有事,我就喝了些酒,但是绝对没有过量。也许是借着酒劲吧,我就忍不住将心声向阿甜诉说,最后我告诉她:“不论你接受与否我必须告诉你,不然我就要爆炸了。”在我说这些话的时候,阿甜一直低头不语。等我说完了,她慢慢抬起头,无力地说:“我们俩没有这个可能。我心里的痛不比你轻。”我惊愕地看到阿甜泪流满面,更显得楚楚动人的娇艳。我走向前猛地将她拥住,泪水也一倾而出。我的心一下子就轻松了许多。自从那天表白以后,我们的感情便一发不可收。阿甜让我品尝到了什么是爱,是她唤醒了我的爱。

  我们深深地爱着对方

  没有人可以预料到在自己的漫漫人生路上,将会遇见谁,也不会预料到谁是自己终生的挚爱。可是,我和阿甜在一起的分分秒秒,让我倍感爱的甜蜜、爱的幸福,我知道她就是我的挚爱。但是我们的爱能有结果吗?我是有家的男人,那段时间,我心中的悲伤远远超过知道阿甜也爱我的喜悦。有一次她问我:“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,你为什么要这样?”平日我是不太流泪的人,听到她的问话,我的泪又不争气地流了出来,我看着她的眼睛喃喃:“没有办法,我情不自禁,管不了自己。”

  下班后,我常常驾着车带着心爱的阿甜去兜风。我们来到云龙湖畔,把车停在路边,我们慢慢地踱着步,踏碎一地夕阳,我们手牵着手心里有千言,相对又无言。走累了,我们并肩坐在草地上,看着那美不可言的晚霞,那浓浓的橘红色,为粼粼波光的湖面撒上了一层绚烂。看着那如巨大火球一样的太阳,倏忽就沉到了大山的背后。天气渐渐向晚,湖面开始刮起嗖嗖的冷风。我将阿甜紧紧地搂住,她躺在我的怀里。我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幸福,轻轻地闭上双眼,我让自己沉醉其中。

  我不想放弃自己的爱

  夜幕渐渐降临,我把阿甜送回家,自己驾车行驶在灯火灿烂的街市,顿时心里就空落落的。不过再想想我们刚刚在一起的甜蜜,心里依然会抑制不住地想笑。我曾经幻想过,有那么一天早上,我和阿甜一起上班,晚上踏着夕阳一起回家,和她一起做饭,一起吃饭,一起看电视。要是能那样,我们该是多么的幸福。这时我才意识到,婚姻应该以爱情作为基础,没有爱情的婚姻如同嚼蜡,所有的行为不是爱,而是一种地地道道的需要。想到这,我为自己的觉醒而感觉畅快。当初我和冬儿的关系不就是一种需要吗?是家长授意予我——找个能娶回家的媳妇。一想到冬儿,我心里又泛起了对她的愧疚,当年如花似玉的冬儿投入了我的怀抱,而如今我却背叛了她。天哪!我好后悔,后悔为什么结婚这么早,不等阿甜的到来。

  经过一段时间的考虑,我决定走出婚姻,因为我放不下阿甜,我不能让冬儿跟我过着有其名无其实的日子,那样对她不公平。我知道自己将为此背负许多世俗的指责,要放弃很多,但我不悔。

  离婚后,我第一时间将此消息告诉了阿甜。没想到她不但不高兴,反而哭着说,她虽然爱我,但是不能接受我。在我和阿成之间,她选择了30多岁的阿成……我开始不相信,阿成和我没法比啊。当阿甜泪眼婆娑地对我说了第二遍时,我浑身都在颤抖。但我还是尊重了阿甜的选择。(说到这里,裕君再一次泪如泉涌。)

  几天过去了,我无法进食,也无法休息,更不能正常工作。我终日以酒为伴,以泪洗面,我以前从来没有像这样流过泪!唉,可是没有办法,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我太爱阿甜了,我真的放不下她!

  在爱情方面,应该相信感觉,更应该相信缘分。既然无果说明没到缘分。那么我们何需强求无缘的分,何不超然处之呢?

 
打印本页 】【 关闭本页
 
澳门赌场
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 | 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联系我们 | 免责声明 | 广告服务| 百科知识| 商业资讯
版权所有 2006-2007[www.80xue.net] 建议分辨率 1024×768 QQ:501734467校园爱情交友为你服务 314127396校园爱情交友为你服务 电话:18707192020
鄂ICP备05025318号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本站  中部崛起联盟旗下网站